POPSTAR05
腾空类星陨 拂地若生花
我们所见的世界可靠吗?
人类视觉系统只有3种视锥细胞,面对万物,犹如色盲;而鸟类独特的视觉系统,拥有4种视锥细胞,能辨别更多色彩;很多昆虫类拥有复眼,复眼是一种由不定数量的小眼组成,一般呈六角形。例如蜻蜓复眼的数目由1至3万个不等,每一小眼都是一架小型照相机, 周围的物体不断被摄入形成图象,可以观测6米以内的事物。《波普星》的这件装置来自于艺术家对一种超验的视觉系统的渴望。
《波普星》是以正二十面体的几何形体为基础,艺术家通过对空间的解构与形式的重构,最终以超越人类视觉阅读尺度的体量构建起这件“庞然大物”,像是一只由另一时空维度飞入的外来物。让人联系起拉尔夫·沃尔多·爱默生说的一个超验理论:“世界将其自身缩小成为一滴露水”,而艺术家将一个微小复眼放大成为一件庞然大物。
观众可进入中心部位环看田野四周。在其“腹部”,她是静穆的,被依赖的。而在其外部,他是极具压迫感的,权力欲的。在不同的空间关系中,它既心如止水,同时也野心勃勃般。在两种矛盾的张力之中,动与静之间失去了辩证关系,视觉的感官成为了一种假象。
《波普星》就是处于这种似是而非的感知状态里,这状态表达出一种纯形式的原始力量,一种来自本能的放大于拓张,这种力量脱离了文本与叙事,一种超验主义的方式观看未知的无界宇宙。它犹如观看世界的眼睛,替代我们永恒的观测着星空,犹如一颗大地之瞳。
IMG_0708修图
POPSTAR04
POPSTAR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