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ise Me Up
“今天我玩的很开心……在建筑工作坊的教室里,……走的时候我真的心里有一丝不舍,因为它太漂亮了,我根本就移不开视线……·从小到大第一次做那么大的东西……”
这段话来自夏瑜小朋友的日记。她是种太阳·四川南充仪陇空间装置建造营的一员,也是一名留守儿童。在为期六天的建造营中,她和其他24名孩子一起,第一次亲手设计并搭建了一组空间装置。在最后一天的展览中,装置吸引了周边百余居民和学生,成为了春节之外最热闹的嘉年华。
raise me up留守儿童夏令营 ·种太阳·恩施·2017(5)
城市的飞速发展反衬了仪陇和恩施这样的小山城的困境。这里稀缺的可耕作土地令当地人不得不远行打工维持生计。大量的孩子被留给家中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,成为了“事实孤儿”。然而,尽管这些孩子都被外界贴上了“事实孤儿”“留守儿童”的标签,其实他们之间有着大大的不同。
仪陇和恩施,代表了留守儿童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存状态。
在仪陇,孩子们的年龄在12-15岁之间。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留守儿童,是非婚生子女。很多孩子第一次来夏令营的时候,连基本的生活卫生都做不到。志愿者要从洗脸、洗手一点一点教起。陪伴的长期缺失令这群孩子渴望关爱,却又对交往的界限模糊不清。一旦释放出的善意,他们会立刻向你索取手机,相机甚至未经允许翻包;一旦没有及时回应他们的需求,他们又会立刻表现出习以为常的落寞。这种早熟很难不令人落泪。
而在恩施,情况则要好的多。虽然这里的孩子更小,平均年龄在12岁左右,但是大部分孩子都拥有比较完整的家庭,虽然父母长期外出打工,不在身边,但是物质条件更为丰厚,得到了学校和家庭很好的照料。他们热情、活泼,对于新鲜的事物有着极度的渴求与敏锐的感受力。
enshi  (12)
给这些孩子做空间装置建造营,这是第一次,没有任何先例可循。对于这些从心理状态到知识储备完全不同的孩子,“RAISE ME UP”空间装置建造营试图探索更多的未知:
平均年龄不足12岁的孩子,能否独立完成一个“建筑”,或者说“空间装置作品”?
孩子们能否完全参与到建造的整个过程中,不需要教师和家长们代劳?
教师干预与孩子们自主创造的平衡点在哪里?
面对两群心理状况与学习基础完全不同的孩子,建造营要如何调整课程适应他们?
建造能否由建筑师推而广之,成为教师与孩子们共同学习的基础课程?
yilong  (11)
在寻找质轻价廉又易于拓展的建造材料的时候,我们发现了柔性管这种有趣的材料。柔性管,是一种在中国南部工厂非常常见的搭建系统,是20世纪下半叶流行的“精益制造”哲学发展而来。因着大工业制造时代的开始,柔性管因其易用性与安全性被大量推广普及。而这些广泛分布中国南部的工厂,也正是留守儿童父母们打工的去处。
柔性管体系提供了十余种成熟的构件连接方式,不需要提前订制,并且价格低廉易于获得,容错性高。除了负载外,不需要考虑太多的精确数据和结构规则。并且,它比普通建筑工程用的钢材更轻,更适合小型轻量构造物的搭建。
raise me up留守儿童夏令营 ·种太阳·恩施·2017(8)
在恩施的建造营,我们为孩子们的建造设立了基础规则:每组以共计16根柔性钢管建造一个八棱锥型的小房子,孩子们可以完全自己动手建造,保证了完全的参与度与安全性,即使某些构件搭接不够紧密也不会影响整体结构稳定性;若干组小房子自由组合,形成原始聚落空间形态。在结构搭建完成后,阳光板和麻绳给了孩子们更完全的创作自由。麻绳发展出了无数种缠绕方法,带来了极为丰富的空间围合度;阳光板上的彩色拼贴让剪刀成为了孩子们的画笔,利落的剪刀径直剪向或完整或细碎的色彩,色块交迭后愈加丰富的色彩成为了阳光下颜色的游戏。
enshi  (1)
尽管装置的形态非常确定,材质带来的变化还是极大改变了感知强度。光线在彩色的阳光板中反复折射,纯色的光线被分解为斑斓的暧昧的明暗与色彩梯度。
raise me up留守儿童夏令营 ·种太阳·恩施·2017(9)
在仪陇的建造营,为适应更高年龄的孩子,并减少运输带来的成本,我们以更为轻质的竹子配合柔性管体系的预制构件,每组以共计36根竹子建造一个更为复杂的形体。
raise me up留守儿童夏令营 ·种太阳·恩施·2017(18)
从通常的角度来看,这些作品很难称之为“建筑“,它们当然不能住人,没有明确的功能,也不能够遮风挡雨。但是,在创作的六天时间里,孩子们出色完成了个建筑师的任务:接到设计任务,明确基地条件与设计要求,用草图和概述提出自己的想法,并最终依靠团队的力量完成搭建。
DCIM100MEDIADJI_0477.JPG
最初我们考虑过将志愿者的作品作为范例指导孩子们的创作,然而在建造营第二天就打消了这个想法——没有想象中的“不能理解”“无法沟通”,孩子们以比我们预计快一倍的速度完美完成了他们的作品。五天紧锣密鼓的创作,令孩子们第一次搭建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建筑装置——这恐怕是大部分成年人都没有的经历。
在搭建作品的日子里,连在学校外几公里开饭店的大叔都会向我们打听:听说孩子们要搭六个小房子呢!我们自豪又欣喜,不仅是因为建造营这件小事成为了村子里的大事件,更是因为孩子们在这里真正成为了创造的主体,而不是被关爱的对象。在建造营,他们是“在场”的!
同样“在场”的,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。“我原以为建筑就是盖房子,就像我们平时在城市里看到的那样。”建造营的志愿者在开营前的培训结束时说,“今天才知道,原来建筑师可以做这么多有趣的事情!我想在以后的职业选择中,建筑师也会成为我理想的职业之一!”在建造营,志愿者们不再是单向地付出自己的善意,而是与孩子们的共同成长。在建造这件事面前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
raise me up留守儿童夏令营 ·种太阳·仪陇·2017 (4)
You raise me up,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
You raise me up, to walk on stormy seas
I am strong,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
You raise me up
To more than I can be
 
建筑师
(仪陇)杨欣宇,李金曼,李虹橙,袁潇,胡富权,李瑞艳,许亮,刘娇,王奕莲,余洁,陈爽,许军贤,张涛,袁渊,吴文海,王堃,黄伟,吴明沁,李春梅,钟思,王进龙,夏瑜,陈婷,刘贤
(恩施)刘演佼,王晶晶,姜永成,张艳萍,罗文慧,张志铎,吴经星,姜寿宇,张健,罗靖宇,杨春豪,鄢玉娇,陈玉兰,刘佳煜,刘威,刘昊,张成锋,张亚娟
营地设计:种太阳
课程设计:One Take Architects
合作机构:仪陇发展协会,恩施望坪希望小学
志愿者
(仪陇)靳嘉桐,冉伟骏,涂崇妍,罗伊婷,魏希雅;
(恩施)李露,汪文丽,邱德志,李凯,潘炳乾,缪熙婧,张玥
摄影师:蔡昕媛,康伟,李可欣
赞助:美国施贝化学